精彩小說盡在悠久小說網!

悠久小說網 分類書庫 手機閱讀掃描二維碼手機上閱讀

首頁 > 玄幻奇幻 > 《劍骨》在線閱讀 > 第五十七章 布道者

書簽

第五十七章 布道者

會摔跤的熊貓

    【悠久小説網ωωω.UJХS.com】,免費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執法司地牢內的震動,引起了各方鎮守者的注意。

    幾位黑袍閻衛,直接從遠方趕來,看到此地一片煙塵四濺,石籠破碎的景象,大為震驚,還以為是前些日子押入地牢的那大家伙越獄了!

    嘈雜聲中,陵月抬了抬手,低聲開口,示意他們不要驚慌。

    護衛們這才看清。

    一位白衣男子,踩在那巨靈宗鬼修胸膛,已然將他制服。

    “諸位不必擔心?!?br />
    寧奕環視一圈,淡然道:“陵司首,既然案卷已交接,此人我便帶走了?!?br />
    嗖的一聲。

    幾縷輕盈之風,繚繞地牢,四把飛劍,就這么釘入巨靈宗大漢的四肢,然后隨著寧奕輕輕抬指,緩緩貼地飛起。

    馭劍之術。

    而且還是極高境界的馭劍之術!

    陵月看得愣住了。

    寧奕轉身要走,他卻下意識開口,道:“柳兄!”

    “……我有一個不情之請?!?br />
    微微停頓,陵司首苦笑道:“此案,既由天都紅拂河直接調控,今日即便是南疆執法司大司首來了,也無權干涉,不可僭越。但陵某心中實在掛牽,那座無辜滅絕的村莊……若是后續柳兄需要幫助,還請千萬聯系陵某?!?br />
    說著,雙手呈遞出一枚傳訊令。

    寧奕笑了笑,沒有拒絕,接過傳訊令。

    陵月深深一揖,沉聲道:“方才……謝過柳先生救命之恩?!?br />
    那襲白衣只是笑著擺了擺手,收下訊令,沒說什么。

    四把飛劍,一襲白衣,就此飄然離開地牢。

    陵司首神情復雜,身旁的葉小楠齜牙咧嘴,拍著紅甲灰塵,緩緩站起身來,剛剛那一撞,單單是氣勢威壓,便將她掀翻,現在渾身上下,宛若斷筋裂骨,動一下仿佛便會碎了。

    女子杵著重劍,勉強站起。

    她注視著寧奕遠去的背影,喃喃道:“陵大人……你說的沒錯,還真是人不可貌相啊。這位柳大先生,剛剛這一手,恐怕得是命星境的大修行者了。此案究竟牽扯到了什么,竟然驚動了此等人物……”

    “不該問的,別多問?!?br />
    陵月皺起眉頭。

    命星境么?

    對于剛剛發生的一切,他心如明鏡……想如此輕易制服這殺不死的南疆巨靈宗魔頭,尋常命星,可辦不到。

    這位柳先生,可遠不止命星境這么簡單。

    ……

    ……

    南來城,一座荒山。

    “砰”的一聲。

    一道巨大身影,重重跌落在山頂之上。

    四把飛劍,挑斷了他的手筋腳筋,不斷迸發出熾烈光明,壯漢口中迸發出痛苦至極的無聲嘶喊,滿面大汗,幾乎要消融在這熾光之中。

    寧奕悠然坐在一柄懸空飛劍之上,就這么冷漠凝視著這墮入黑暗的“巨靈宗魔頭”,這一幕實在有些諷刺。

    山頂兩副畫面,水火分立,一邊神情淡然托腮看戲,一邊飽受折磨痛不欲生……相比之下,寧奕反倒像是一尊真正陰冷無情的魔頭。

    這位南疆執法司使勁渾身解數,都無法殺死的“影化”巨靈宗弟子,落在寧奕手上,如今可以非常恰當地用生不如死四字來形容。

    執劍者劍氣,每一縷都能要了他的命。

    可寧奕掌控力度。

    只是折磨。

    卻不將其直接焚化。

    寧奕要做的,就是讓這頭蠻牛開口。

    可在將他帶出執法司地牢的那一刻,寧奕便用離字卷,將他嘴巴堵住,讓他無法求饒,無法開口,就連痛到極致的嘶喊……都發不出聲音。

    這就是折磨。

    半個時辰之后。

    寧奕抬眼看了眼天色,彈指拔出了四柄飛劍,只是尋常品秩,甚至有些生銹的鐵劍,四方而懸,就停在巨靈宗魔頭的面門之上。

    精氣神已經枯竭的魔頭,雙眼滿是血絲。

    他連動彈一下指頭的力氣都沒有了。

    寧奕沒說話,魔頭也沒有說話。

    于是四柄飛劍重新落下。

    這般折磨……再次重復了半個時辰,每一個呼吸,都宛若一個紀元,無比難熬。

    而第二次飛劍抬起。

    寧奕依舊是那悠然淡定的神色。

    魔頭卻不淡定。

    “別……別打了……”

    巨靈宗壯漢,望著懸坐在飛劍之上的白衣男人,聲音嘶啞,道:“你無非就是想……拷問我……”

    執法司陵月的審訊內容,他這幾日已經聽得耳朵起繭。

    可奈何這男人,完全不按套路出牌。

    明明有直接殺死自己的實力,卻不動手,反而是翻來覆去的折磨。

    他寧愿就這么死在這男人的劍下!

    寧奕神情平靜,依舊沒有開口。

    案卷里的記錄綱要寫得很清楚,那座叫“清水村”的無辜村莊,滿門皆寂,唯一跟清水村有關系的,就是這尊鬼修魔頭。

    一樁看似簡單的鬼修案卷,在寧奕眼中,并不簡單。

    這案卷涉及到了影子。

    影子利用信仰蠱惑人心,如果出現了一位影化永墮者,那么與他有聯系的……很可能便是十位,百位。

    這是一張巨大的網。

    永墮之后,獲得不朽之生息,這些人將會成為世俗眼中的“不死不滅”,這也就意味著他們有更多的時間,更瘋狂的機會。

    在光明密會權力缺漏之處的十萬大山,究竟藏著多少影子?

    “你是來查‘清水村’屠滅案的……對吧?”

    巨靈宗魔頭,見寧奕沒有第三次落劍,連忙開口:“這些人……不是我殺的……我經過清水村之時,這座村子,便已是死村,空無一人?!?br />
    寧奕瞇起雙眼。

    “在這之后……便出現了怪事……”

    魔頭緩緩轉動頭顱,迸發出咔咔聲響,他低頭凝視著自己雙手,喃喃道:“我的神念開始破碎,一股不受控制的力量,似乎扎根在體內……一覺睡醒,便被押送至南來城牢獄?!?br />
    他咧嘴笑了,“本以為,上蒼眷顧,賜予我不朽之力。雷劫奈何不得,符箓打壓不住,長夢睡醒,便成了第二位甘露先生……可惜,這世上竟還有人能夠傷我……”

    說話之時,寧奕始終盯著他雙眼,神性加持。

    此人,沒有說謊。

    到這里,寧奕便已經明白了前因后果。

    這位巨靈宗鬼修,完全不知道自己已經“影化”了,對他而言,這一切似乎只是一場意外。

    然而影化的跡象,卻很明顯。

    只不過短短十息。

    先前的劍傷,光明烙印,都已經煙消云散。

    寧奕很確信,這鬼修已經墮落……若不直接殺死,萬般傷勢,都會自行愈合,只是如今神念,卻并未轉化。

    因為時間太短了么?

    還未來得及改變觀念。

    此人與佛門大火中的永墮者不同,看起來不像是受到邪教祭祀蠱惑而自發影化的信徒。

    影子的誕生……可能會有兩種渠道。

    “我明白了?!?br />
    思忖完畢,寧奕看著魔頭,輕輕開口。

    然后——

    他彈了個響指。

    巨靈宗魔頭怔了怔。

    一場熾烈的光火,在山頂迸發,滔天的光明將這龐大的蠻牛身軀籠罩,只用了一瞬……便將其壓碎,焚滅。

    整座小山,都淹沒在浩蕩光明之中。

    這位“大魔頭”,連灰燼都沒有剩下。

    變成了徹徹底底的虛無。

    ……

    ……

    寧奕馭劍而行。

    他來到了卷宗提到的清水村,站在那村口向內望去,整座村莊一片死寂,雪屑紛飛,只是并無血腥氣息。

    沒有所謂的鬼修屠殺。

    這座村子……消失了。

    寧奕取出一枚寶石,緩緩摩挲,神情凝重。

    這是陸山主從龍皇手中搶奪而來的時之卷!

    離開龍綃宮后,寧奕一直以神念煉化……只是這“時之卷”的煉化過程,比自己想象中還要緩慢一些。

    煉化時之卷,需要的,似乎不只是時間。

    身為執劍者。

    但即便沒有完全煉化……寧奕也可以先行調動一部分的力量。

    時之卷蕩漾出一圈漣漪!

    整座清水村的時空,在寧奕面前,緩緩扭曲。

    紛紛揚揚的雪屑,先是凝滯,然后再是一枚枚,從屋頂,檐角,倒流而回,掠回穹頂。

    寧奕靜靜看著清水村。

    他仿佛化為了虛無……一股熟悉的感覺涌上心頭,當初在樹界殿堂,看到母親過往,便是這般感受。

    作為歷史的見證者,無法改變過往所發生的事實。

    他只能旁觀。

    清水村的雪屑從屋脊上逆流而回,執法司小隊,巨靈宗魔頭的身影穿插掠過……由于時之卷尚未煉化完整的緣故,回溯到半月之前,寧奕已經有些吃力。

    在時之卷抵達極限的那一刻,寧奕抬手,長長吐出一口氣。

    時空定格,恢復到正常流速。

    清水村內的水井,還未冰凍。

    整片村莊,雖在凜冬,卻是欣欣向榮。

    一道又一道的身影,來來往往。

    幸好……時之卷的回溯,追溯到了清水村消失的真相。

    寧奕猶如一道幽靈,一縷亡魂,站在這錯位的時空,緩緩漫步。

    他凝視著這村莊內的老人,婦女,孩子……不知是何原因,這清水村內卻沒看到一位男子。

    村口有嘈雜聲音響起。

    “傳教要開始了?!?br />
    “使者大人來了……”

    一道道激動聲音響起,老人婦女,帶著孩子,向著一處匯聚。

    一位披著巨大黑色麻袍的年輕女子,雙手捧著一本古籍,她并未開口召集,四方群眾卻主動向她涌來。

    人齊之后。

    女子雙手合十,壓在書籍之上,做了一個輕輕躬身的禮儀。

    而這清水村的老少,竟然人人都跟隨女子,行云流水地做了這個動作,看起來很是熟練。

    女子柔聲開口,儼然要開始布道。

    “今日要教給大家的內容是……”

    傳教。

    不等聲音落地,寧奕皺起眉頭,神情陰沉下來。

    他快步穿過不存在的人群,徑直向著那襲黑袍走去。

    正當寧奕想要看清那女子面容之時。

    或許是巧合。

    那女子緩緩抬起了頭。

    隔著不存在的時空,四目相對。

    寧奕看到了一張無比熟悉的面孔。

    

    佰度搜索 【悠久小說網 WWW.UJХS.COM】 全集TXT電子書免費下載!

推薦

目錄 設置 手機 封面 書架

報錯

上一章 | 目錄 | 下一章

章節目錄X

設置X

保存 取消

手機閱讀X

手機掃碼閱讀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