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悠久小說網!

悠久小說網 分類書庫 手機閱讀掃描二維碼手機上閱讀

首頁 > 女生言情 > 《錦鯉系統超旺夫》在線閱讀 > 第337章 姜叒煒睡書房是因為—

書簽

第337章 姜叒煒睡書房是因為—

蘇不酥

    【悠久小説網ωωω.UJХS.com】,免費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飯桌上,沒有安平侯在的。

    安平侯夫人不停地給兩個孩子和姜小蔓夾菜,語氣呵護備至。

    想到自己要了人家那么名貴的一幅畫,姜小蔓覺得自己也應該表現表現,這樣下次還能有機會再合作不是?

    便也給安平侯夫人夾了一筷子菜,同時說了一句:“夫人,你也吃,保養好自己的身體,才是最重要的?!?br />
    就是這么一句,就讓安平侯夫人稀里嘩啦的哭起來了。

    嚴嬤嬤心酸的安慰她:“夫人您哭什么啊,二小姐這是關心您吶,別嚇到表小姐表少爺?!?br />
    安平侯夫人擦干眼淚,就看見糖寶頂著一張和兒子相差無幾的臉,可可愛愛的望著她。

    她的心,都要化了。

    拉著糖寶的小手,就不肯松開了。

    孩子的小手軟軟的,肉肉的,暖暖的,摸著就不想再松開了。

    可,總歸是要松開的。

    送走姜小蔓一家人的時候,安平侯夫人還非得讓他們拿著不少禮物。

    面對哀求的眼神,姜小蔓實在是不忍心拒絕。

    害,這算什么事呢?居然拒絕不出去?

    元寶看著那些東西本來還無動于衷,可是當嚴嬤嬤端出一個托盤來,上面放著一個碩大的金元寶的時候,元寶的眼睛亮的簡直跟奧特曼發射的激光一樣!

    “哇!”

    這么大的金元寶啊。

    “哥哥,上面還有你的名字哎?!碧菍氀奂獾目匆娏?。

    只見那金元寶的正身上刻著一行小字。

    愿外孫秦時元一生順遂。

    一個金元寶簡直送到了元寶的心坎里,立刻軟軟糯糯的跟安平侯夫人行禮:“謝謝夫人!”

    至于外祖母,卻是沒有的。

    他知道分寸,改不改口,那得看娘親的意思。

    不過如此,安平侯夫人已經十分滿足了,她淚眼婆娑的看著姜小蔓,語氣卑微的問:“小蔓啊,我,我想你們了,能去看看嗎?我不會常去的,我,我不去,讓我送一些東西也行啊?!?br />
    面對這樣的眼神,姜小蔓實在是受不住,她低著頭,聲音平靜的說:“只要別打擾我們平靜的生活,只是看看兩個孩子,我不會拒絕的?!?br />
    話里說的是兩個孩子,并不包括她。

    安平侯夫人有些失望,目送馬車離開,一直到一點影子都瞧不見了,才由嚴嬤嬤扶著回去了。

    路上,她語氣中終于有了一些精神:“我瞧著糖寶這孩子挺愛美也喜歡吃好吃的,回頭你找找哪家的鋪子,有孩子們愛吃的點心什么的,還有去庫房找找有沒有適合糖寶的珠寶。哦,對了,還有元寶,不能厚此薄彼了……”

    花若兮拉著呵呵傻笑的姜叒煒,沒忍住,問了出來:“你真的把《騎行送寶圖》送給二姐了?”

    那可是前朝的前朝有名的大師留下來的最后一幅作品,是傳世之作,價值連城呢??!

    姜叒煒撓撓頭,笑著說:“是啊,先帶二姐看過了,二姐才肯來陪娘吃飯的?!?br />
    “到底母親是二姐的親生母親,怎么還陪著吃一頓飯,就要這么名貴的畫???”

    花若兮揪著手帕,心里酸楚難耐。

    這畫作,放在侯府也可以算是傳家寶了。

    本應該是他們的東西啊。

    “害,能讓母親開心起來,讓二姐和母親的關系能好一些,什么樣的代價都是值得的?!?br />
    姜叒煒這個憨憨并沒有察覺到妻子的不對勁,反而覺得這沒什么。

    花若兮氣的不行,人多口雜的也沒再說什么,一直忍到了晚上,躺上床睡覺了,姜叒煒想要&&****的時候,花若兮一把推開她,坐起來說道:“夫君,我想了半天,這不行啊?!?br />
    “怎么就不行了???你來月事了?”

    “你說什么呢??!”

    花若兮萬分羞惱。

    姜叒煒不明所以。

    月光下,花若兮臉色泛紅,風情萬種的瞪了男人一眼,才說:“你想啊,今天只是個開始,那之后呢?那是不是還要把侯府的庫房搬空了呀?!?br />
    “搬空了就搬空了唄,再說我看二姐也不是那樣的人?!?br />
    姜叒煒重新躺下。

    他也聽出妻子的意思來了,心里也不知道在想什么,語氣倒是還很平靜。

    花若兮將長發攏到身前,有一下沒一下的用手指梳弄著:“還不是這樣的人呢?今天難道還不夠獅子大開口嗎?”

    “若兮,就算二姐要了,那也是侯府欠二姐的!”姜叒煒的語氣有些重了。

    只是花若兮渾然未覺,還在那急頭白臉的和姜叒煒爭辯呢:“那是爹做下的錯事??!”

    “對,是爹虧欠二姐??蛇@侯府,是爹的啊。所以用侯府的東西來彌補二姐,有問題嗎?”

    這次的聲音,很冷。

    花若兮也察覺到了,但她并沒有反思自己,反而傷心姜叒煒不和自己一條心,她帶著鼻音說:“你這么兇我干什么?我是為了我自己嗎?我是為了你,為了我們以后的孩子??!”

    把侯府的好東西都給了姜小蔓,那留給他們的,還能有什么???

    “若兮,我們的東西,才是我們孩子的。至于能給孩子什么,那得看我們做爹娘的能有多大的本事!而不是整天盯著父母的東西,你明白嗎?”

    “本事?你有什么本事???要是沒有侯府的這些東西,那你……哎,你干什么去???”

    “我去書房睡,你自己也冷靜冷靜,想想自己想的到底對不對吧?!?br />
    姜叒煒抱著被子站在那,背對著花若兮,聲音沉重:“我姜叒煒是沒什么本事,但我也絕對不會盯著父親的東西。你若是受不了,那就……”

    那就什么呢?

    姜叒煒沒有說,花若兮也沒有追問。

    就這樣,花若兮眼睜睜的看著姜叒煒離開了。

    風很大,房門又被推開,然后又關上了。

    貼身丫鬟走進來,輕聲地詢問:“世子妃,這……要不,您還是先休息吧?”

    左右,世子也沒有妾室什么的。

    “我是為了我們的小家,他怎么就不明白?怎么能這么對我呢?”

    眼淚簌簌而下,花若兮傷心欲絕。

    丫鬟不知道內情,不知道如何勸說。

    而之后一連幾天,姜叒煒都沒有來看過花若兮,很快世子世子妃不合的消息就傳開了,而有些人也開始蠢蠢欲動了——

    佰度搜索 【悠久小說網 WWW.UJХS.COM】 全集TXT電子書免費下載!

推薦

目錄 設置 手機 封面 書架

報錯

上一章 | 目錄 | 下一章

章節目錄X

設置X

保存 取消

手機閱讀X

手機掃碼閱讀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