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悠久小說網!

悠久小說網 分類書庫 手機閱讀掃描二維碼手機上閱讀

首頁 > 女生言情 > 《你點的愛情已送達》在線閱讀 > 第161章 再看一眼程芳玉

書簽

第161章 再看一眼程芳玉

晏誠

    【悠久小説網ωωω.UJХS.com】,免費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程芳玉的笑非常勉強,是裝出來的。她一定是遇到了什么難事,被逼無奈才回去的!高士源問她:“為什么,不是已經決定再也不回去了嗎?”

    程芳玉不敢看高士源,她看著窗外說:“士源,婚姻很復雜,不是兩個人的事情,而是兩個家庭的事。昨天家源爸爸去了我父母家,和他們下跪認錯,說了一大堆好話,他們就心動了,讓我再給他最后一次機會?!?br />
    果然是被逼無奈才回去的!可是,明明已經決定了要離婚,不論發生了什么事情,都不能回去??!高士源對程芳玉說:“程姐,如果他會改的話,早就改了,也不會等到今天了。你回去,他還是會繼續傷害你!”

    程芳玉轉過頭看了看高士源,又低下頭說:“你說的沒錯,我也不相信他會改,可是我爸媽都同意了,而且我也看出來,家源在心里還是不希望我和他爸爸離婚。我只能對自己說,再給他最后一次機會。我真的沒有辦法?!?br />
    高士源仍然想留住程芳玉,不讓她回去,就說:“可是,程姐,你們之間的問題,根源是性格不合,他的靈魂太骯臟了,你的靈魂這么美好,你們怎么能在一塊兒生活呢?你太痛苦了!”

    程芳玉抬起了頭,說:“士源,我想過了,只要他真的能改,不再對我用暴力,我們各自劃清界限,互不干涉對方的私人空間,婚姻還是可以維持下去的?!?br />
    “可是那樣的婚姻有什么意義呢?”高士源看著程芳玉的眼睛,仿佛能從里面得到答案。

    程芳玉苦笑了一下,說:“士源,人活著本來就沒有意義,是我們硬賦予了它意義。哪有那么多靈魂伴侶,世上多數人的婚姻都是湊合過日子?!?br />
    高士源特別想伸開雙臂,把程芳玉抱在懷里,不讓她回去。如果跪下來求她,她就可以不回去的話,他完全可以長跪不起。然而,他知道,她的決定已經不會改變。

    他對程芳玉說:“程姐,既然你們要回去了,那你們就把烤鴨帶回去吃吧?!?br />
    “我們晚上不回那里吃飯,我先帶家源回我父母家,在那里吃晚飯,然后再回去?!?br />
    “那也把烤鴨帶去吃吧,我一個人吃,也沒什么意思?!?br />
    “好?!背谭加裥α?。

    高士源多么想留下程芳玉,可是卻只能說:“程姐,你們回去以后,如果有什么事的話,就給我打電話。陳思忠要是再欺負你,你就帶著家源再回來?!?br />
    程芳玉點了點頭,說:“士源,放心吧?!?br />
    高士源非常失落,有整個世界都坍塌的感覺,不知道人生的方向在哪里,也不知道該和程芳玉再說些什么,說什么好像都沒有意義。

    程芳玉看高士源的樣子,知道他是因為太關心自己了,所以才會這么難過,于是又說:“這個房子我不退,如果有事的話,我再回來。留著這個房子,我就還有個歸宿?!?br />
    高士源的心中感到了些許安慰,又想到這個房子必須保密,于是對程芳玉說:“程姐,你住在這里的事情,不能讓外人知道。我對家源說過,讓他保密,你再叮囑他一下,千萬不要對別人尤其是對陳思忠說,你們住在這里?!?br />
    “我會再叮囑家源的?!?br />
    程芳玉把陳家源叫出來。高士源來的時候,他們就已經把東西都收拾完了。程芳玉其實是有意拖延時間,一是因為不想見到陳思忠,二是想再見高士源一面,和他說說話,免得他擔心。

    高士源把程芳玉、陳家源送到了樓下,看著他們乘車離開。汽車從小區門口駛出,轉彎消失在視線中,他仍然站在原地,不愿意離去。

    高士源的內心非常沮喪。他很擔心,程芳玉回去之后會再受傷害。她回到陳思忠那里,就算不再有家暴,她的婚姻也不會幸福。

    他又非常痛苦,因為程芳玉回到原來的婚姻里,不管幸福與否,她與他的緣分都盡了,不會再有結果。他希望她能幸福,并且盼望著自己是那個能帶給她幸福的人,只有這樣他才能幸福。

    想到最后,高士源不禁笑了,對自己說:高士源,表面上看是你要拯救程芳玉,實際上是你需要她來拯救你。沒有了她,你的幸福又將到何處去尋找?!

    下班回家的時候,高士源感到了饑餓,買烤鴨的時候,他想著回來以后,要和程芳玉、陳家源大吃一頓。然而現在,他一點食欲都沒有。

    高士源走出了小區,不知怎么就走到了以前他和程芳玉、陳家源經常晨練的那個公園門口。

    他突然明白了,是他的潛意識帶他來到了這里,目的是要他去再看一眼程芳玉。

    為了再看一眼程芳玉,高士源走到了陳思忠住的小區,此時已經接近晚上八點。陳思忠家的燈是關著的,顯示著住在里面的人還沒有回來。

    高士源站在一個黑暗的角落里,注視著那所房子,以前那里是程芳玉的家,以后有可能也是。

    十幾分鐘后,兩輛車先后開了過來,是程芳玉、陳家源回來了,當然還有陳思忠。

    陳思忠家的大門關上了,高士源從黑暗中走出來,往東武小區的方向走。

    雖然已是春天,但夜晚的風還是有幾分涼意。此刻的高士源,內心十分凄涼,而天空也是陰沉的,月亮不見了蹤影,只有幾顆星星忽隱忽現。

    高士源邊走邊想,寫下了這首名為《等待》的詩:

    獨自行走在寒夜

    我是一個孤獨的歌者

    我的心早已隨你遠去

    每天都在等待著你

    訴說此刻的喜怒哀樂

    你就像天上的月亮

    曾照亮了我的黑夜

    可如今啊,浩瀚的宇宙

    不僅找不到明月

    連星星也沒有幾顆

    我不知道吹到身上的風

    來自哪一個地方

    它們從四面八方而來

    又到四面八方而去

    它們仿佛在對我說

    你看到了嗎,無情的命運

    正在摧殘你夢中的主角

    難道你要這樣等待

    她像流星一樣劃過夜空

    就像海中的浪花一朵

    來自四面八方的風啊

    天上僅有的幾顆星星啊

    請你們代我向她訴說

    她是世間最美的珍珠

    我愿做保護她的珍珠盒

    

    佰度搜索 【悠久小說網 WWW.UJХS.COM】 全集TXT電子書免費下載!

推薦

目錄 設置 手機 封面 書架

報錯

上一章 | 目錄 | 下一章

章節目錄X

設置X

保存 取消

手機閱讀X

手機掃碼閱讀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